宠物酒店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宠物酒店 > 宠物美容 > 正文
新闻资讯
辽宁省绥中县惊现无恶不作的“关老四”黑恶海霸势力团伙
发布时间:2019-06-10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原创

辽宁省绥中县惊现无恶不作的“关老四”黑恶海霸势力团伙

      辽宁省绥中县惊现无恶不作的“关老四”黑恶海霸势力团伙  实名控诉:孙明杰身份证:21080419690228554x  孙明杰声明为本文真实性和发帖转帖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绥中县的绥中海域属于国家的,多年来,一个绰号叫“关老四”的关永孚通过关系(承包)控制了超过5万亩的绥中海域,形成了以关老四为首的黑恶海霸势力团伙。

  关老四为首的黑恶海霸势力团伙在绥中海域无恶不作,当地渔民无不深恶痛绝,请辽宁省和葫芦岛市扫黑部门高度重视我们的实名举报,早日将盘踞在绥中海域的黑恶海霸势力团伙一网打尽。

让众多受害人和当地百姓能够有一个正常的生产生活空间。

  绥中海域形成了关老四为首的黑恶“海霸”势力团伙  在葫芦岛市的绥中县,刘阳等渔民多人通过各种渠道控诉关老四的诸多涉黑涉恶行为。

(详见当地百姓2018年年末群众的举报信)    绥中海域属于国家产权,绥中县政府与海洋局将吕贡港东西两侧近5万亩海域(承包)给绰号为“关老四”关永孚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海霸经营之后,他们逐渐发展成为涉黑涉恶团伙。   关老四为首的涉黑涉恶势力海霸团伙经常扣压渔民船只,殴打当地渔民百姓,不让渔民进海捕捞,用砍刀和快艇切割渔民的渔网,撞渔船、扣渔民违法罚款,不让老百姓生存,长期霸占市场,欺行霸市。   关老四还私自违法购买快艇2艘,安装北斗卫星与雷达长期监控海域方圆30公里,方便及时有过往渔船采取扣压渔民渔船,罚款的违法行为。   以关永孚(关老四)及王雅春(高老五)高勇为首的涉墨涉恶势力团伙在现在扫黑除恶的当下,该团伙共20多人,让渔民老百姓深恶痛绝,有的被逼的甚至想轻生纵向大海,被逼全家无生活希望,请公、检、法及上级政府严打重判、严惩重罚、专项整治该黑恶势力团伙。   关老四违法填海礁修建600平方米左右的涉黑涉恶势力团伙总部  为了违法填海填礁,关老四违法买了一座矿山,开采石头来违法填海填礁造人工岛。

  在养殖海参的外海,关老四还将30多万吨石头无任何手续违法填进方圆5公里的外海海域,严重破坏了绥中海域生态环境。   关老四没有合法审批手续许可填海建设人工岛礁干什么?  关老四填海礁是为了修建海上豪华别墅,如今,建筑面积超过600左右平方米的别墅出现在大海边上,这座别墅成为了关老四涉黑涉恶势力海霸团伙的总部,其团伙多年来在绥中海域多次为非作歹,作威作福。

  关老四戏弄法院再次将出入通道被堵死  我们在2013年5月投入800万元从关永孚手里买了两个养参池,面积共240多亩,和我们这里面养殖海参的还有其他公司,基本都是关永孚的亲属。   2017年,因我找关永孚讨要一笔365万元的欠款后开始引发关永孚的记恨,他就在我的海参养殖圈唯一一条通往陆地的通道建了一座大铁门并上锁,使我们公司的养殖工人和生产车辆进出完全受限。

  关老四用涉黑涉恶的手段收拾我们,我们唯一可以选择维权的方式只有通过法院。

我们将关老四告到了营口盖州市法院,经过两级法院审理判决我们胜诉并责令关永孚立即拆除铁门。

  法院的生效判决在关老四眼中算不了什么东西,判决下达之后,拆除原来铁门的关老四2018年又重新建了一道铁门,他自己的亲戚给钥匙可以自由出入,只有我们还是出不来进不去。

  关老四嘲讽着说:你们喜欢打官司就打去,我要你们打一辈子的官司,等判决下来,你们就血本无归了。   法院的判决成垃圾,法院的权威被践踏。   关于此事,媒体曾经呼吁:关永孚锁门堵路被法院判决后依然变本加厉而且继续着违法行为破坏企业正常生产生活,破坏经商环境的行为是否属于黑恶势力呢?  砸车打人,谁给了关老四团伙继续做海霸的底气?  2019年5月25日,我(孙明杰)到绥中县我的海参养殖圈办事,随便给一个名叫韩志勇的打个电话想要回该人欠我的12万多的货款,电话中,韩告诉我说,嫂子,这钱我不能给你,关老四媳妇不让我给你。

  打完电话,不长时间,欠我钱的韩志勇没有来我的店里,关老四的老婆李伟来了,和我争吵几句,李伟就走了。 我从我的药店去了我海参养殖圈,我到养殖圈时间不长,准备想往回走,都上车了,这时,孙艳红还在车下,我们车上还有好几个人,看到他家的白色大皮卡故意迎面向我的车撞来,幸好孙艳红在车前面拦挡了一下,车速降下来很多,不然我的车要被撞到养殖池中去了。

  我的凌志车前保险杠被撞坏之后,丛白色大皮卡下来五个人,我只是认识关老四的儿子关彬。

看见这五人气势汹汹冲来,我的司机赶紧锁好车。 关彬来拉门没有拉开,随手从地上捡块石头将我车右侧后门车窗玻璃砸碎,然后,把车门拽开,当时我的车上也做了五个人。     他们的人将我车上的其他四个人拉了出去,剩下我一个人。

此时,关彬狠狠用石头砸我的头部。   关彬将我打完了之后,离开了现场的时间不长,关彬的母亲关老四的老婆李伟又来到现场,又将我按在车上,连扇了我几个耳光。 在场劝架的关昌仁也被李伟打了几耳光。

不大一会儿,关老四又带包括韩志勇在内四个人来了,关老四现场扬言说:你信不信,我见你一回就打你一回,我整死你,把你扔在大海里。

  我们随行人员见我被打后报警,距离我被打现场不超过4公里的绥中县公安局网户孙家派出所的警察一个多小时才来人。

  警察的询问是:你们是不是为了以前的账又打起来了,要不然人家不会无缘无故的打你了。   警察丢下这句话,扬长而去。   无独有偶,2017年5月份,我养殖区域的大门被关老四堵上,双方发生争执,我们也是去这家派出所报案,这家派出所说你们这事不归我们管,叫我们去法院走诉讼程序。

  在异地他乡无法讨个公道,打了120迟迟不到的境况下,我被家人送到了绥中县人民医院,在医院门诊检查过程中发现关家人出现,我怕再次遭到了关家人袭击,无奈,我只有强忍伤痛转院躲避到鲅鱼圈区中心医院,入院后,经过拍片检查诊断为,右侧眶内壁骨质断裂,错位变形……    从村霸到海霸,绥中县也在打黑。

  关老四为首的涉黑涉恶势力团伙在绥中海域作恶多年、作恶多起,每一次关老四都能用钱摆平,扫黑能否扫到关老四团伙的身上,所有受害人、当地百姓和全国关心此事的网友拭目以待。

上一篇:商户信息全透明 农产品来源可追溯

下一篇:兵哥哥回乡,摊上送亲好事

宠物酒店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宠物酒店www.33899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